当前版: 08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
四季图

  ◆ 卢卓睿

  秋冬之际,当是我一年中最喜爱的时候了。但春与夏,也各有一番滋味。

  春天,万物复苏,但对于我们来说,瞌睡虫却在漫天飞舞,人人呵欠连天。春天也是个艳俗的季节,各种红的、绿的,被揉在了一起,像被打翻的调色盘,实在让人欣赏不来。春天的小雨,不痛不痒,甚至连地面也打不湿。它没有夏天暴雨那样的痛快、酣畅淋漓;也没有冬雨那样直击灵魂深处的寒冷,冷得使人精神抖擞。在这样一个季节,仿佛人也变得慵懒了起来,没有了做事的干劲。

  夏天又是另一番感受。连日的高温将人们禁锢在屋里,出趟门都要冒着中暑的危险。人们用空调将热空气排出室外,自己享受着凉爽。除此之外,暴雨也是夏天的常态,一旦开始落雨,便毫不罢休,大有想要淹没整个世界的势头。高温与水在一起的组合,除了蒸笼和夏天,我想不出第三个。夏天的雨非但不能降温,反而让房间里变得极为潮湿,这让喜欢住在一楼的我极为恼火。这样一个寸步难行的季节,怎么也让我喜欢不起来。

  时间一晃,终于到了秋天。刘禹锡《秋词》: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”读罢,让我心里也生出一股作诗的冲动。初秋时节,七月流火,秋老虎的余威犹在,但总算能让人出去走走了。只不过稍晚些回来,胳膊上、腿上就全是蚊子咬的包了。它们似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拼命地找上了人类。

  渐渐地,过了中秋,炎热的桎梏终于被摆脱了,这时若只穿一件衬衫,就可能冷得使人发颤。丰收的时节已过,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与幸福。暮秋是个游玩的好时节,漫山遍野的,只有两种颜色。红得炽热,红得灿烂;黄得明艳,黄得耀眼。倘若走上去看,还有那不起眼的棕色,衬托着红与黄。

  眼一睁一闭,叶子落光了,街上的行人也逃走了,一如他们躲避酷暑一样。但对我来说,这刺骨的寒冷,可以使我亢奋起来,仿佛做的一切事都有了意义,仿佛每一件有意义的事都想去做。在休憩时,烤着火炉,或者窝进被子里,手里捧着书,握着手机,抱着 iPad,搂着电脑,好不惬意的生活!

  四季轮回,转眼,春又到。(指导老师:望开艳)

  • 神农架报手机版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两会特别报道
   第03版:两会特别报道
   第04版:两会特别报道
   第05版:专题
   第06版:专题
   第07版:专题
   第08版:副刊
仰望神农架星空
冬天,请到神农架玩雪
九湖冬韵
四季图
森林絮语
鸽子花(国画)